中国绿色语文网  教案  试题  课件  作文  健康绿色的语文资源网            网站地图      名师文集      加入收藏      回到首页      用户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育论文 > 教育随笔

教育不能承受之轻

时间:2012-08-30 06:27:57  来源:王君教育博客  作者:王君

决定离开老家的时候,同时考上了北京、上海、深圳的名校。最后选择人大附中,是缘分,更是人大附中的诸多细节让我情有独钟。
比如招聘考试。因为经历了多次调动的缘故,对招聘的各种情形我都了然在胸。但人大附中对我的考试让我很觉得新鲜。教研组长给了我一本高二选修的教材,让我任意在上面选择,想讲什么就讲什么,擅长讲什么就讲什么,对哪篇最有感觉就讲哪篇。我已经多年没有教高中了,翻开高二的选修教材,开始还是有点儿眼花。但很快就确定了相比较而言平时思考研究略略多些的作者,然后埋头备课。课上得很顺利,于是缘定人大附。
我是后来才悟出这样的考试的妙处的——对一名已经比较成熟的特级教师,给你最大的空间和自由度,让你尽可能地展示自己最优秀的一面。
这便是名校的风度和气度!
不要小看这么个“选择”,在传统的考试面前,一般来说,我们能有多少自由度呢?中国的大多数考试,都不是为了考出你的优秀,而是想方设法要暴露你的短处。
故意为难学生,实在是考试最惯常的嘴脸。而且我们觉得天经地义。
这种情形在语文学科中更严重。不管是中考还是高考,语文成绩总是偏低。分数难看,学生不开心,教师也尴尬,但是一遇到出题和改卷,老师们立马伤疤未好忘了疼,个个儿出题横刀立马,不“弄死”学生绝不罢休。特别是作文,总拿文学家的标准来衡量学生,舍不得给高分,更不论满分,百分之八十的学生全在中等线上徘徊,看得你感觉不仅教之无味甚至生之无味。
理科的考试更是以难倒学生为荣。我是理科弱智,中学时代拼死拼活也没有能学好数学,而且数学的差直接导致我读了高四也只能考个专科。后来到了中文系终于扬眉吐气并且迅速遗忘当初头悬梁锥刺股熬出来的那点儿数学知识。到今天,除了会算账之外数学全还给了老师。每每想起当初害得我差点儿上吊自杀的一张张狰狞的数学不及格试卷,我就有要仰天长啸控诉质疑的冲动:有必要考那么难吗?对不会投身数理事业的学生,数学考试为什么不可以温柔一点点呢?
韩寒当年狠批“全才教育”“通才教育”,实在不是没有道理的。
样样好就门门弱。我们的教育,为什么就不能有“扬长避短”的勇气呢?打着必须全面发展旗帜的中学基础教育,已经不知提前扼杀了多少天赋奇才的孩子。
人们总是津津乐道当初清华北大录取数学不及格的钱钟书之类名士的故事。这样的传奇,在今天更是传奇。纵观这两年北大的自主推荐招生考试,得到推荐的不是传统“优生”就是传统“官生”。当一个社会还有“偏才怪才”之类词语的时候,这个社会的教育可能就是不健全的。如果我们没有制度保证人才能够尽可能地扬其“长”,却是逼得人才须四面出击“全面发展”才能安生立命的话,真正的人才必然会越来越少。
培养“通才”的背后是整个教育的急功近利。我们相信天赋才能,每一个人都会在某一个方面具有独特的天分。但是,我们的教育等不起。等不起的原因是因为小升初等不起,中考等不起,高考更等不起。为了把孩子顺利送上升学直通车,于是“扬长又扬短”,甚至“避长扬短”就有了滋生的土壤。孩子的固有潜能被早早地就否定了,小小年龄就被押上了“中高考标准件”的制造车间。奥数、奥英、乐器、体育??无不为了让孩子有一门能够叩开名校大门的一技之长。孩子们还没有来得及展示出自己最擅长最优秀最喜欢的一面,就已经被彻底体制化。中国学生厌学惧学心理问题之严重其实是整个社会的教育群体不敢等待,懒得等待,教育理想功利化庸俗化的折射。
我一直很庆幸自己从小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我的理想就是做个语文老师。这个理想太卑微了,极大地消解了社会对我的压力。让我在数学成绩一塌糊涂的情况下虽然跌跌撞撞但最终还是实现了理想。我这辈子做到了自己想做的工作,所以后来无论成败都有愉快的心境去担当。长大后想起来很后怕,如果我的理想是要成为科学家或者政治家银行家等等在现实的标尺衡量下更显得光鲜的理想,那我的人生可能会惨得多。我适合做教师,也爱这个职业,我扬了长避了短,所以我满意我的人生。但是,大多数人没有我的幸运。在社会惯性的推动下,他们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擅长做什么。所以,现在有很多功成名就的人并不幸福,因为,他们被社会强行“开采”了——如果他们能成为自己更愿意成为的那种人,也许他们的幸福感会饱满些真实些。
儿子经常在家叨念他的理想是做卡酷玩具店的店长。我和老公总是相视而笑。虽是稚子童言,但是,如果儿子一直保有这个理想,我想我和老公都会支持他。
蒋勋实在说得太好:美,其实就是回来做自己。如果,我们能够不成为社会的人质和教育的人质,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但我们更期望的是,社会和教育能够主动担当让公民成为“自己”的责任,而不是沦为让所有公民都成为“标准件”的大工厂。近日读书,读到艺术家在法国受到的重视程度,不禁浮想联翩。在法国,政府对个体艺术家有专门的经费支持,让他们在衣食无忧的条件下专心艺术创作。所以,在法国,纯粹的艺术是可以战胜市场经济的。中国的不少老艺术家,比如潘玉良等,就是靠这样的条件在法国登上了艺术的高峰。
“扬长避短”,是教育的道德良心。因材施教,老祖宗千年以前就把话说得再明白不过了。可惜的是,我们不仅数典忘祖,我们甚而连真教育的底线都要丧失了。
呜呼哀哉!
 

  • 上一篇文章: 致力于培养真诚和热情的孩子

  • 下一篇文章: 我选择,我热爱
  •  

    >>>分省试题

    北京市    天津市    上海市    重庆市 

    广东省    福建省    江苏省    江西省

    安徽省    河北省    湖南省    湖北省

    内蒙古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海南省    河南省    山东省    黑龙江

    贵州省    四川省    青海省    浙江省

    吉林省    辽宁省    广西省    山西省

       宁夏      新疆      西藏

    关于本站网站声明隐私政策广告服务网站地图联系方式客服中心    
    COPYRIGHT © 2000-2010 LSYWW 中国绿色语文网™ 版权所有
    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联系管理员 Email:aa2178#126.com(把#换成@),QQ:715299669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信息产业 蒙ICP备070011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