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色语文网  教案  试题  课件  作文  健康绿色的语文资源网            网站地图      名师文集      加入收藏      回到首页      用户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阅读直通车 > 李清照词

风住尘香花已尽——读《李清照诗词选》有感

时间:2010-09-25 18:17:18  来源:来自网络  作者:yiming

第一次读易安的诗是在小学。语文书把她的《乌江》作为一篇课文。那时我深深地被前两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震撼了。一个女子的心怀竟能广阔到如此豪气的境界,是那时幼小的我所无法想象的。记得老师上课时却把更多的感叹放在了后面。她说中国自古以来是绝对的“成则王侯败则寇”。很少有人承认像项羽一样失败的英雄。由此可见易安的见识是如何远远超出一个时代。
  其实那时的宋朝正值南渡期间,朝廷内大多是“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的醉生梦死之辈。国人的怒与怨达到了一个又一个的顶峰。于是她怀着一腔热血站了出来,在一个时代中拔节而出,字字皆血地吟出“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试图唤醒统治者的哪怕一点的斗志。
  狼烟四起,天下干戈的时代,她的声音最后是否成了铿锵的号角?
  早年的李清照是不会这样的。那时的她,出身贵族,长长的美好童年,良好教育,也鲜有世俗的牵绊。自古有“悲哉秋之为气也”的句子,她偏不,于是写下“莲子已成荷叶老,清露洗,苹花汀草。沙面鸥鹭不回头,似也恨,人归早”,字里行间窜着阳光与活力。此时的她少女的细腻也异常明显,一个宽松开明的家庭环境,身心相对自由的发展促使她写下:“远岫出云催薄暮,细风吹雨弄轻阴。梨花欲谢恐难禁”;“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名句。十八嫁与赵明诚,平日抚琴鼓瑟,唱和不绝,把玩金石,诗酒会话,情投意合。那时的她,是最为幸福的。
  她写:“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她写:“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生活幸福美好。
  她也曾在一年秋天,给临行的丈夫一方锦帕,上面是著名的《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不知那时的他读了是何感想。但我肯定归家的心思立刻占据了大半。怕是古往今来没有一个男人愿意让李清照这样的香草美人“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正如安意如评价的那样:“人还未走,心已归家。”
  又是一年,九九重阳节,伊世珍在《琅嬛记》中记载下这一个秋天的故事:易安写了一首词给赵明诚。他穷尽三日之力填写了五十阕,混在一起给友人陆德夫。陆德夫再三把玩后说只有“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三句为妙。这就是易安的《醉花阴》。赵明诚也着实为一名儒士,却仍与妻子的才华相差一大段,足以见易安的水平。
  有种说法说是赵明诚听罢后大笑道:“夫人才学果然胜我百倍。自此后,便是服了。”我认为这才是李清照没有被当时的社会所束缚的一个重要原因。没有夫妻之间的尊重恩爱,又何来她的:“莫道不消魂”?因此后人对赵明诚的评价也大都较高。冲破世俗的人,不管他们的结局如何,总让人肃然起敬。
  但与许多庸俗的电视剧一样,男女主角幸福的时候,总有些在我们看来奇奇怪怪的转折出现。这时就是用到“但是”、“可”、“虽然”等词的时候了。这里也不例外。
  尽管我是多么不希望写下这些词。
  大观元年七月,赵明诚之父赵挺之死后被罢免官职,赵明诚兄弟锒铛入狱。政和七年,赵明诚又重新开始新一轮的仕途奔波生活。靖康年间,金灭北宋,易安举家南渡。建炎三年五月,赵明诚被任命为湖州知守,进京途中感染了疟疾,一病不起。绍兴二年,改嫁给张汝舟,仅百日即离异。绍兴四年九月,伪齐刘豫怂恿金人再次出兵南侵,易安匆忙雇船溯流而上。大约绍兴五年五月才返回临安,度过最后的风雨摇荡的二十年。
  她的简单变成了“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她的幸福变成了“帘外五更风,吹梦无踪。花楼重上与谁同?”;她的快乐变成了“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 ;她的平淡变成了“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
  最后,她带血地呼喊出了“呜呼!奴辈乃不能道辅国用事张后尊,乃能念春荠长安作斤卖。” !她的奢望已经降到了“豆蔻连梢煎熟水,莫分茶。”每个字都让人不忍正视。
  我好恨!
  故事的最后,晚年的易安独自徘徊在小院里。西风渐紧,黄花堆积,萧条庭院,心懒神倦。手执一杯淡酒,眼前的辽阔疆土上洗净了繁华,万籁俱寂。只剩下永无止境的冷冷清清,惨惨戚戚。
  悲与恨都还是强烈的感情。满心疲倦才是人生的冰点。
  如果她这一辈子享尽荣耀后饱受挫折是老天悉心安排的话,那么未免也太过狠心。要知道纵观古今,像这样才华横溢,不拘于时的女诗人,除了易安,再没有其他人了。如果老天是为了让单纯简单的她看清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而创造这样的一段人生,使千千万万的后人为之长叹,又居心何在?
  悲喜太过分明的人生,本身的存在就是一场悲剧。
  也许,只有后半世的茫茫风霜才足以衬托出之前的简单明快。也许,只有最后的风住尘香花已尽才能让人不由含泪叹出一句“物是人非事事休”。
  不过已经无所谓了,如果真有来生,一定不会是这样的结局。要知道如此真诚坦率的易安,曾写出“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的易安,不走出一段完美的人生,又怎么会轻易歇息呢?

  • 上一篇文章: 下面没有链接了

  • 下一篇文章: 一个女人的黄昏——读李清照《声声慢》
  •  

    关于本站网站声明隐私政策广告服务网站地图联系方式客服中心    
    COPYRIGHT © 2000-2010 LSYWW 中国绿色语文网™ 版权所有
    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联系管理员 Email:aa2178#126.com(把#换成@),QQ:715299669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信息产业 蒙ICP备070011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