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色语文网  教案  试题  课件  作文  健康绿色的语文资源网            网站地图      名师文集      加入收藏      回到首页      用户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阅读直通车 > 宋词赏读

大晏词的欣赏

时间:2012-02-11 07:13:39  来源:中国文学网  作者:叶嘉莹

谈到文学的欣赏,原是颇为主观的一件事。譬如口舌之于五味,滋味既异,嗜好亦别,强人同己,固属无谓的多事,然而美芹献曝,略述个人品味之所得,或者也尚不失推己的一份诚意。因此,我想略谈一谈关于大晏词的欣赏。
在北宋初年的词坛上,晏殊、晏几道父子和欧阳修是并称的三位作者。而一般读者对这三位作者的爱好,则以小晏为最,欧阳次之,而爱好大晏者则最少。大晏之所以不易得人欣赏的原因,我以为有两点:其一是因为大晏词的风格过于圆融平静,没有激情,也没有烈响,既不能以色泽使人眩迷,又不能以气势使人震慑,正如其词集名《珠玉》二字,只是一奁温润的珠玉,虽然澄明纯净秀杰晶莹,然而自有些人看来,却会觉得它远不及一些光怪陆离,五色缤纷的琼瑰更足以使人目迷心动,这是大晏词之不易得人欣赏的第一个原因;至于另一个原因,则是由于大晏的富贵显达的身世,在一般人心目中,似乎都根深蒂固地存在着一种“穷而后工”的观念,而大晏在这方面却不能满足一般人对诗人之“穷”的预期,和对诗人之“穷”寄以同情的快感,这是大晏词之不易得人欣赏的第二个原因。宛敏灏君在《二晏及其词》一书中对大晏的一些词作甚至讥之为“富贵得意之余”的“无病呻吟”。宛君于二晏之身世、作品,搜罗考订极详,对小晏亦赞扬备至,而独于大晏的一些词作不能欣赏,因而颇有微词。昔蒋弱六之评杜甫《陪郑广文游何将军山林》“万里戎王子”一首云:“见遗于无意搜罗之人不足怪,遗于搜罗已尽之人为可恨耳。”①看到宛君“无病呻吟”的话,我真不得不为大晏仕途之幸而叹息其不幸了。
我以为想要欣赏大晏的词,第一该先认识的就是大晏乃是一个理性的诗人,他的圆融平静的风格与他的富贵显达的身世,正是一位理性的诗人的同株异干的两种成就。诗人的穷与达,原来并没有什么“文章憎命达”、“才命两相妨”的必然性,而大半乃是决定于诗人所禀赋的不同的性格。一般说来,诗人的性格约可大别分为两种:一种是属于成功的类型;而另一种则是属于失败的类型。属于成功的一型,就性格而言,可以目之为理性的诗人;而属于失败的一型,则可目之为纯情的诗人。《人间词话》之评李后主词云:“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故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是后主为人君所短处,亦即为词人所长处。”又说:“主观之诗人不必多阅世。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这些话,就纯情的诗人而言,是不错的。因为纯情的诗人,其感情往往如流水之一泻千里,对一切事物,他们都但以“纯情”去感受,无反省,无节制,无考虑,无计较。“赤子之心”,对此种诗人而言,岂止是“不失”而已,在现实的成败利害的生活中,他们简直就是个未成熟的“赤子”。此一类型之诗人,李后主自是一位最好的代表。而破国亡家,也正为此一类型之诗人的典型的下场。“天以百凶成就一词人”,对此一类型的诗人而言,其“百凶”之遭遇与其“纯情”之作风,也正为同株异干的两种必然之结果。至于理性的诗人则不然,他们的感情不似流水,而却似一面平湖,虽然受风时亦复縠绉千叠,投石下亦复盘涡百转,然而却无论如何总也不能使之失去其含敛静止、盈盈脉脉的一份风度。对一切事物,他们都有着思考和明辨,也有着反省和节制。他们已养成了成年人的权衡与操持,然而却仍保有着一颗真情锐感的诗心。此一类型之诗人,自以晏殊为代表。《宋史·晏殊传》记载云:“仁宗即位,章献明肃太后奉遗诏权听政。宰相丁谓、枢密使曹利用,各欲独见奏事,无敢决其议者。殊建言:‘群臣奏事太后者,垂帘听之,皆毋得见。’议遂定。”又载元昊寇边时,“陕西方用兵,殊请罢内臣监兵,不以阵图授诸将,使得应敌为攻守;及募弓箭手教之,以备战斗。又请出宫中长物助边费,凡他司之领财利者,悉罢还度支。”从这些事,我们都可以看出晏殊的明决的理性。他的识见与谋虑,都可说得上是将相之才,而决不是一个“长于妇人之手”,未经阅世的“赤子”。然而自其《珠玉词》来看,晏殊又确实是一个资质极高的诗人,由此可知事功方面的成就原无害于一个理性的诗人之为真正的诗人,而《珠玉》一集的价值,也决不该因其富贵显达的身世而稍有减损。我将“理性”二字加诸于“诗人”之上也许会有人颇不谓然,因为诗歌原该是缘情之作,而情感与理性则又似乎有着厘然迥异的差别。这就一般人而言,也许是对的,因为一般人的理性乃但出于一己头脑之思索,但用于人我利害之辨别,此种理性之为狭隘与坚硬,而与感情之格格不能相容,自是显然而且必然的事。然而诗人之理性则有不同于此者,诗人之理性该只是对情感加以节制,和使情感净化升华的一种操持的力量,此种理性不得之于头脑之思索索而得之于对人生之体验与休养。它与情感不但并非相敌对立,而且完全浸润于情感之中,譬若水乳之交融,沆瀣之一气,其发之于心亦原无此彼之异与后先之别。是理性既可以与情感相成而非尽相反,则诗歌虽为缘情之作,而诗人则固可以有理性之详人了。
做为一个理性的诗人,我以为大晏的词有着几点特色。而第一点该提出来说明的,则是大晏《珠玉词》中所表现的一种情中有思的意境。如前所述,理性既可以与情感如水乳之交融,则《珠玉词》的情中有思的意境,便正为此种交融了的理性与情感的同时涌现。在一般人的诗作与词作中虽然也不乏表现思致的作品,但大晏与他们不同的,则是一般人所表现的思致多出于有心,而大晏则完全出于无意,譬如酌水于海,其味自咸,这和有心要泡一杯盐水的人,自然有着显著的差异。如大晏最有名的一首《浣溪沙》词之“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这三句词从表面看来,所抒写的只不过是“伤春”、“念远”的情感,丝毫也看不出有什么思致在其间,而大晏也确实未尝有心于表现什么思致,只是读这三句词的人,却自然可以感受到,它所给予读者的,除去情感上的感动外,另外还有着一种足以触发人思致的启迪,这种启迪和触发,便正是大晏的情中有思的特色之所在。即以这三句词而言,如“满目”一句,除“念远”之情外,它更使读者想到人生对一切不可获得的事物的向往之无益;“落花”一句,除“伤春”之情外,则更使人想到人生对一切不可挽回的事物的伤感之徒劳;至于“不如怜取眼前人”一句,它所使人想到的也不仅是“眼前”的一个“人”而已,而是所该珍惜把握的现在的一切。大晏在另一首《玉楼春》词中也曾有句云:“不如怜取眼前人,免使劳魂兼役梦。”由此一句之重复使用,我们更可以体认出来,大晏之所屡次提到的“眼前人”,实在只是表现了大晏的一种明决的面对现实的理性。这种种联想与体认,在读者亦并不需深思苦想而后得,而是当读者感受词句中的一份情感之时,便已同时感受到其中的一份思致了。那便因为如前文所言,这一份思致乃是由大晏对人生感受体验而得,而并非由头脑思索而得,它原即在情感之中,而并非在情感之外,所以其表现于词亦全属无心,而决非有意,因之这一份思致也就只宜于吟味和感受,而并不宜于辨察和说明。如我之所解释,自不免有牵藤附葛、坠坑落堑之嫌,不过,大晏词之易于引起读者一些有关人生的哲想,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中,对大晏的《蝶恋花》词之“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三句,便也曾经既许之为诗人“忧生”之词,复喻之为“古今成大事业、大学问者”之“第一境”,这两段话,本文不暇详说,我不过引来证明以哲想解说大晏词并非自我作古。而其所以易于使读者生此种联想的缘故,便正因为大晏的词有着一种情中有思的特色。这种特色,加深也加广了大晏词的意境。如果以大晏与他的儿子小山相较,那么像小山的一些名句,如“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临江仙》),“今宵剩把银钍照,犹恐相逢是梦中”及“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鹧鸪天》)诸句,虽然其“清壮顿挫,能动摇人心”(黄庭坚《小山集序》)之处,大晏自有所不及,然而如只就情中有思这一点而言,则小山词之意境,实在远较乃父为狭隘而浅薄。其原因便在于小晏所表现的悲欢今昔之感与歌酒狎邪之词,乃但为人生之一面,而其所触动者亦但为读者之感情而已;至于大晏,则其所触动者已不仅为读者之感情,而且更触动了读者有关整个人生的一种哲想,因此,大晏词乃超越了其表面所写的人生之一面,而更暗示着人生之整体。

  • 上一篇文章: 晏几道《阮郎归》赏读

  • 下一篇文章: 晏殊《踏莎行》赏读
  •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分省试题

    北京市    天津市    上海市    重庆市 

    广东省    福建省    江苏省    江西省

    安徽省    河北省    湖南省    湖北省

    内蒙古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海南省    河南省    山东省    黑龙江

    贵州省    四川省    青海省    浙江省

    吉林省    辽宁省    广西省    山西省

       宁夏      新疆      西藏

    关于本站网站声明隐私政策广告服务网站地图联系方式客服中心    
    COPYRIGHT © 2000-2010 LSYWW 中国绿色语文网™ 版权所有
    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联系管理员 Email:aa2178#126.com(把#换成@),QQ:715299669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信息产业 蒙ICP备070011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