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色语文网  教案  试题  课件  作文  健康绿色的语文资源网            网站地图      名师文集      加入收藏      回到首页      用户注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阅读直通车 > 小说阅读

自杀六记

时间:2011-11-27 20:30:39  来源:新浪博客:包利民之沧桑载世  作者:包利民

华建星一把扔掉手里的烟头,眯起眼去看远处的一片苍茫。二十一岁的他自从大学退学以后,一直都是这么游游荡荡。父亲在镇上做生意,这些年也赚了不少钱,他上大学时花了一大笔,要不凭他的成绩就是翻上两倍,也摸不到大学的边儿。可谁知在大学里才一年多一点,就被扫地出门。原因也不复杂,就是花天酒地,还打架。
不过华建星却没有把退学的事告诉父亲,那样他将失去每个月的一大笔生活费,他还没蠢到那个程度,也没过够这种自由放荡的城市生活。只是现在有了些小麻烦,前几天阿姨打电话给他,说父亲生病住了院,似乎不太乐观。华建星并不担心父亲的病情,他所害怕的,是因此而产生的对他的经济影响。
由父亲的病,华建星想到了死,从而想到了自杀。他逐一回想家族中那些过世之人,竟是吓了一跳,竟然有五人是因自杀身亡的!
最早是祖父,至少在华建星所知中是最早的。他从没见过这个当地主的祖父,据说也是风光一时,他娶过四个老婆,这一点每每想起来,就让华建星艳羡不已。祖父那时家大业大,别的不说,光子女就有十三个,父亲是最小的儿子。父亲是祖父原配所生,又是老儿子,因此极得祖父喜爱。解放后,祖父的家庭被打乱,除了原配之外,其余三房都被强制解除了婚约。虽然不存在了夫妻名份,可还是同住在极大的一个院子里,毕竟,那些子女是不能解除关系的。而父亲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生的,因此上也是有着特殊意义的,他是一夫一妻制以来这个家庭中出生的第一人。
对于祖父的死,华建星也只是从父辈口中零星听说的。那时是六几年,由于祖父的子女都渐大成人,而各房又都知祖父的殷实,因此都想捞些好处。虽夫妻关系解除,可还有子女在,子女向老爹要钱要物成家,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况且祖父那里还有些值钱的东西,父辈们每谈起这事,都极有默契地避过话头。华建星有时也会想,那所谓的值钱东西不一定就是什么金银细软之类,以祖父当年家势之盛,金银自是常见,可究竟是些什么东西,却是想不分明。总之,那时每个子女都竭尽孝顺之能事,以冀能讨得老爷子的欢心。可是及至子女们陆续成家,那些东西也没能出世。不过各房并不因此放弃希望,而且,当时尚有华建星的父亲和老姑没有成家,大院中每个人的眼睛都瞪得溜圆,注视着些微的风吹草动。
就在家庭中的暗斗逐渐转化成明争且达到白热化之际,一场大变来临了。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虽说解放时祖父已被制裁,瓜分了土地和家产,并且平时没有什么恶行,不过还是没能逃过这一劫。那些日子,他被人不断地批斗,境遇极其悲惨。那种生活坚持了一年多,祖父终于用一包不知哪里弄来的老鼠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这个问题上,父辈的人出现了分歧。提起祖父自杀的原因,都是互相指责埋怨,都说是对方逼死了老爷子。具体却又不细说,使得华建星心中也是疑惑,看来祖父并非是不堪批斗之苦而自尽,可能另有隐情。总之,祖父是死于自杀。他死之后,却没能把罪名也带走,家中所有的人都背上了地主成份的重负。虽是如此,家族中的明争暗斗还是没有停止,这还是因为那些东西,那些造反派多次抄家也没能找到的东西。而家族中人的目光,全都盯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是祖母,祖父的原配夫人。
想到这里,华建星心中一动,第一次想到了自己的未来。这也许是这许多年来真正地回望自己,清晰地展望未来。是的,现在仰仗着父亲的实力,可以说是一切无忧,可就在父亲突然病重,且不说他治病会花多少钱,事实上以家产来算,那些钱也无伤筋骨。他是想到万一死去,自己有没有可能继承那份事业和遗产。
正自思索,手机响了,是阿姨打来的,说父亲的病比预想的更重些,问他能不能回来看看。这个阿姨就是父亲的现任妻子,两人已经生活了十多年,而且有了两个孩子。华建星一想到阿姨和她的孩子,心便一下子悬起来。虽然父亲宠爱他,对他有求必应,可他总觉得有点异样,却又想不明白。而且,他能看得出来,父亲对阿姨和弟弟的宠爱似乎更深更真诚些。华建星立时满身冷汗。
他想起了母亲。当初,是母亲主动弃父亲而去的,他知道母亲在外面早就有了人的,只是没想到她走时会那样绝决。时至今日,他心中对母亲都有一种冷漠的恨意。关于母亲在外边有人,是在小时候就听父辈人说过的,而人们最早提起这个话题,就是在三伯死的时候。
三伯是家族中继祖父之后第二个自杀的人,而他的死,是因为和父亲的一场争吵引起的。三伯是祖父第三个老婆所生,长父亲四岁,那时父亲刚刚成家不久,几乎家里人都认为祖父将宝贝给了父亲,由此引发了那场争吵。三伯的性子最烈,在别的兄弟怂恿之下便挺身而出。本来争吵是为了祖上留下的宝贝,却骂着骂着都控制不住,把个人的阴私都当着围观的人揭了出来。先是父亲揭露三伯曾经霸占村里张寡妇一事,此事一直隐秘,不想却为父亲无意中知悉,此刻情急之下便捅了出来,还说三伯偷了家里不少钱粮给人家。三伯被当众揭疤自然是恼怒至极,便说出了母亲在外面有人的事。母亲的这些事还是在她当姑娘时,虽然远近不少人知道,可和父亲成亲后却也没人再提起。此刻却被三伯重提,别人都以为母亲会恼羞成怒,可是却没有,她似乎连眉毛都没动一下,笑吟吟地看着三伯唾沫横飞。在这关键时刻,老祖母终于出面了,她抱着一个小红漆木箱,大声说:“一群败家的东西,都少给我丢人现眼!咱家是有宝贝,可我谁也没给,就在这儿!看你们一个个狼崽子样,我能给你们吗?”说着回头看了看老姑,目光中大有深意。老姑那时还没出嫁,她是父亲的亲妹妹,极得祖母欢心。
三伯是当夜死的,他吞进了家里鸡蛋大的一块大烟膏,死的静悄悄的,人们发现他死的时候,他已经变得硬梆梆的了。据说母亲是在当晚和他说了一次话后,他才死的,只是当时只有他们两人在场,谁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

  • 上一篇文章: 戴手铐的父亲

  • 下一篇文章: 最后的左手
  •  

    >>>分省试题

    北京市    天津市    上海市    重庆市 

    广东省    福建省    江苏省    江西省

    安徽省    河北省    湖南省    湖北省

    内蒙古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海南省    河南省    山东省    黑龙江

    贵州省    四川省    青海省    浙江省

    吉林省    辽宁省    广西省    山西省

       宁夏      新疆      西藏

    关于本站网站声明隐私政策广告服务网站地图联系方式客服中心    
    COPYRIGHT © 2000-2010 LSYWW 中国绿色语文网™ 版权所有
    有任何问题或建议请联系管理员 Email:aa2178#126.com(把#换成@),QQ:715299669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信息产业 蒙ICP备07001169号